今天到了三明动车站,看到动车时突然想起20年前,关于我和妹妹在三明火车站的一件事:

2001年8月底外公病重,妈妈带着我和妹妹赶往广东潮州去看望他。当年我20岁,妹妹才8岁,那时的我脾气十分暴躁,在候车厅等车时要求妹妹就坐在座位上不能动,可是小朋友哪里坐的住,总是爱跑来跑去。我十分生气,走过去就用力揪她一下,疼的她大哭起来,过后才安静的坐在那里。妈妈十分的晕车,在座位上半睡半醒,也有和我说:“小朋友就是这样,坐不住,只要不跑远就不管她”,可我哪里听的进去,就是要求妹妹要这样。

现在回想真的要狠狠的摔自己一巴掌,等车要等4个多小时,又无聊,又不能动,妹妹当时是承受多大的委屈啊!我这个当哥哥的本应该照顾好妈妈,体谅妹妹,承担起男子汉的角色,可是当年的我却鸡肠小肚,管天管地,什么都要约束她。

今天想到这件事真的好后悔,还好我在2005年后改掉了这坏脾气,但想到妹妹那几年承受了这么多的委屈,真的好难受。现在妹妹长大了懂事了,她从来没有怪过我,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日记本里忏悔,我能做的就是一定要对妹妹好来弥补我曾经对她的伤害。

  • 延伸阅读---无比愧疚

Last modification:January 13th, 2021 at 07:59 pm
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,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